“德绩过人”的教育家丁家立

王文韶奏折中向光绪皇帝推荐的北洋大学堂的总教习就是“美国人丁家立”。因为北洋大学堂是中国近代建立的第一所现代性质的大学,此前没有中国人办过大学,教育、教学如何管理,只有请具有经验的外国教育家来做。

丁家立(Charles Daniel Tenney),美籍著名教育家。1857年生于美国波士敦城。他在美国达特茅斯大学(Dartmauth University)毕业后,进入欧柏林大学研究院(Oberlin University Postgradnate School),获得神学硕士学位。1882年丁家立来华,在山西传教。1886年脱离了他所属的美国公理会,改以学者的身份来天津从事文化活动,并在天津美国领事馆工作任副领事,还在天津开办了一所不带宗教色彩的中西书院,自任校长。此时他结识了天津的上层政要,并与清政府洋务派实力人物李鸿章、盛宣怀交往密切。由此,1895年他出任北洋大学堂首任总教习,之后兼任留美学堂监督、直隶高等学堂总教习、直隶全省西学督办等职,直到1908年才离开中国返回美国。丁家立在北洋大学堂担任总教习长达11年之久,为学堂的创建做了大量的奠基性工作,也为中国近代高等教育的发展起到了可贵的示范性作用。

丁家立

丁家立参加了北洋大学堂的创建工作。1894年中日甲午之战,清王朝战败,迫使全国各派人士都积极探索救国之路,“教育救国”的呼声响遍朝野。1895年时任天津海关道的洋务派实力人物盛宣怀在全国率先提出开办西式大学,他在给清政府的奏章中提出:“日本维新以来,援照西法,广开学堂书院,不特陆海军将弁皆取才于学堂,即今之外部出使诸员,亦皆取才于律例科矣。制造枪炮开矿造路诸工,亦皆取材于机械工程科、地学、化学科矣。仅十余年,灿然大备。”鉴于此,他指出“伏查自强之道,以作育人才为本。求才之道,尤宜以设立学堂为先。”他提议建立西式大学,北洋大学堂的“头等学堂------此外国所谓大学堂也。”同时与丁家立共同商议拟订了开办学堂的章则办法。盛宣怀在奏禀中明确提请:“所有学堂事务,任大责重,必须遴选深通西学体用兼备之员总理,------拟订请美国人丁家立为总教习”。因为丁家立熟悉美国的高等教育,北洋大学堂创建即以美国哈佛、耶鲁等大学为蓝本。头等学堂设法律、矿冶、土木和机械四大学科,学制为四年。二等学堂为预科,学制也为四年。学堂开设的课程与美国大学相近,所聘外国教员多为美英学者。

丁家立是北洋大学堂初创时的实际掌校人。北洋大学堂创办之初设督办,即校长,由盛宣怀担任。丁家立为总教习。盛宣怀于1896年调任南洋,后续学堂督办都由津海关道兼任,他们大都不到学堂理事,实际学堂事务由总教习丁家立总理。丁家立也自以“校长”身份在学堂公文签字和著作上署名“President”。丁家立总理校务,制定规章制度、厘定课程、聘请教员等等,一心要将北洋大学堂建设成为当时中国新型大学的样板,正如盛宣怀奏章中所表示的初衷,“设立头等二等学堂各一所,为继起者规式。”

北洋大学堂创建时设有工、法两大学科,属于综合性大学。在丁家立掌校期间于1897年增设铁路专科;1898年附设铁路班;1903年附设法文班、俄文班,培养专门翻译人才;1907年开办师范科,培养师资。在他的努力下“北洋大学在初创时期,实已包括文、法、工、师范教育诸科,初具综合性的新式大学。”

北洋大学堂是当时中国仅有的一所大学,由于当时中国的现代教育体系不完备,因此学堂生源十分困难。为了解决学堂生源问题,1902年丁家立受袁世凯委任为保定直隶高等学堂的总教习,并将该学堂建为北洋大学堂的预备学堂。随后他兼任直隶全省西学督导,建立起由普通学堂、高等学堂到大学堂的教育系统,在河北省率先形成了完整的新的教育体系,为我国现代教育体制的建立做出了样板。

北洋大学堂创建之初就将毕业生出国留学作为一项主要内容,丁家立亲自兼任北洋大学堂“留美学堂监督”,多次带领北洋毕业生赴美留学。1901年至1907年我国官费留美学生总计约有100余人,其中北洋大学堂就占有半数以上。他们大都成为我国著名的专家学者,如王宠惠、马寅初、秦汾等等。

丁家立为重建北洋大学堂做出了重要贡献。1900年英法等八国联军入侵京津,北洋大学堂先被美军所占,后成为德军兵营,学堂被迫停办。丁家立为此亲赴德国交涉,从德国政府索赔白银五万两。后在天津北运河畔的西沽重建北洋大学堂。1903年4月27日北洋大学堂在西沽新校舍正式复课。经过丁家立的努力,到1908年他离校时北洋大学堂的校园环境、校舍建筑、图书资料、仪器设备乃至师资队伍、教学水平、学生质量在全国首屈一指。

丁家立担任北洋大学堂总教习11年,他为学堂的创立和建设做出了重要贡献,也为中国近代高等教育的发展树立了典范。丁家立在创建北洋大学时,也许意识到了大学建立所带来的巨大影响;也许他对此并无意识,只是进一位教育家的职责或良知,帮助中国建立起一所西式大学。但是他为北洋大学的建立投入了全部的心血和智慧,在建立大学的过程中,以自己的实践,赢得了师生的尊敬和爱戴。1906年4月当他离开北洋大学堂时北洋大学堂全体学生作《送丁公家立序》,表达对其敬仰之情:“自近世祸作,众咸知国家靡学不兴。于是则创学堂,谋教育,举国啸啸,有若发狂。迄于今智者窥神州之学程,谓佥莫燕赵若,燕赵丁公所任也。夫庚子之乱,直隶当其冲,浩劫洪灾,生民昏垫。以常理衡之,则学务逊于他州,势所必至也。乃不数年间,死灰复燃,且炎炎然。枯骨在肉,且艳艳然。靡不逊已也,而实驾而上之,挢闻者之舌,而瞠见者之目,丁公之功,不其伟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