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台湾校友的北洋往事

编者按:本期,我们将继续向大家推介北洋园新校区“三环”道路背后的故事。过年了,人们总喜欢聊聊过去的事情,来感叹时光的变迁和岁月的无情。怀旧,是人们一个永恒不变的主题。当我们谈论北洋园校区的“三环”道路时,却不由得让我想起了西沽校区时期的北洋大学,在那里,同样有“大学道”、“明德桥”、“新民桥”和“至善门”,同样有着如诗如画的风景,同样有着津津有味的故事。今天,我们就和你分享一位台湾校友的回忆文章,听听他是怎么讲述北洋大学的往事,以及有着怎样的怀旧情怀。

北洋大学创办以前,在我国还没有一所大学。这所大学的创立,不仅是此大学值得纪念的事,也是我国高等教育创始的纪念。

创校之初,学校位于天津北郊的西沽,距离天津闹区,虽不算远,也有七八里的路程。因为没有公共汽车可乘,过去到那里去的人,除了自己乘坐汽车外,多半是乘坐天津卫人称为“胶皮”的人力车。

出天津闹区,向北郊行,在经过乡村中一个市区附近名叫小王庄的闹区村庄后,就逐渐步入了一条名叫“大学道”的宽敞公路,凡是到这里的人,都会很自然地想着,前面不远将会到达一所我国的大学。走上这段大学道不久,首先通过一座“明德桥”,再前行,当绕过一个弯后,遥遥地看到在密茂丛林中点缀着巍峨的各种房舍,就意味着这将是大学道终点上的高等学府了。

在将到学校门口的时候,还要越过横跨北运河上一座木造排架的“新民桥”。过了桥转弯就到了庄严的“至善门”。进门就是北洋大学。从上述这一连串的安排,很可以想到这个学校里的作风。大学章句的解释,虽不是这个学校遵奉的圭臬,而大学章句的精神,确是她所一直都在追求的目标。

这个学校位于天津附近的郊区,虽没有像国内其它有名学府校舍的气魄,房屋的阔绰,然而在纯自然的环境中,有着整齐的房舍,也可看出这里环境的朴实无华。从北洋校歌“花堤蔼蔼,北运滔滔”的前两句歌辞中,就可以想到这里织绘着多么自然的一幅图画,天津近郊,每年阳春桃花盛开游人如织的西沽桃堤,北运河上经常映出夕阳孤舟的帆影,间或奏着泛舟荡桨具有韵律的舟子高歌,以及许多高耸入云的密茂松林,你将可以想象对于一个倦读的学子,是有着怎样的诱惑,更使在久别后的游人,会产生怎样的回味!

“实事求是”是北洋的校训,是至善门上所镌刻能够发人深省的几个字,凡是进入至善门里的学生,自然而然就会感染上这种特殊的精神。在事事彻底,处处钻研里,去求“真”;在探讨学术,福惠大众中,去求“善”;在改进技巧,贡献知能时,去求“美”。同学们在校时,埋首用功,只知在书本中求真理;当走出学校后,认真工作,改从为自己任务的服务中去表现。这就是北洋学生在校时追求的目标,以及日后在社会上所具有的北洋精神。

学生一到学校里就用功,固然是风气,实际上学校也有他一套的办法,使学生很自然地就走上这一条路。学校为了要实事求是,对学生在校的求学要彻底,要认真,除了在教的方面下功夫外,在考试方面,尤其认真,使好的学生不会埋没,坏的学生也绝不能幸进。平时公布成绩,虽然是一般学校所通常有的成例,而在每一学期结束后,贴榜则是这座大学里独有的特色,所以某人第一、某人第二是同学们的偶像,也是同学们梦寐以求的目标。

贴榜固然是在学期更迭时使人心弦紧张的一段时期,时间一过,榜一扯掉,同学们对这种荣辱,似乎也就逐渐遗忘,事实上学校为着使学生们经常紧张,经常把成绩优劣摆在心里,以一项更为特殊的办法,使学生们谁也瞒不过谁。这个办法,就是把教室的座位,按照每年榜上的名次排列。使任何教授、同学,甚至到校参观的来客,一进入教室,就看到了这一班人的榜。任你怎样不讲荣辱,也不希望自己总是坐在人家后边,这样使学生时常警惕的办法,不惟在中外大学里少有,就是在中小学时也不多见。从这一点上也就可看出这座大学的特点了。

想要上工科大学,作一个工科大学的学生,优良的数理基础,固然是必要条件,然而从乡下负笈到北平、天津、上海等大都会求学,经济上自然也是一个贫苦学子考虑的条件。战前国立大学都只收象征性的学费,求学除自己食用外,作一个工科学生买书及购买仪器,要算是值得考虑的费用了。可是这个学校,的确有他特殊的制度。在我国多少年来,学生听读的西文教本,几乎全是书商影印的。在当时北方一所规模很大的印书商,因为在设立时,曾受过这座学校的协助,所以后来多少年来,就有了一个不成文的办法,对北洋学校卖书,都有对折的优待。所以在每一学期开始,学校就以半价购买了全体学生所需的全部教本,学生根据学校的贷书制,向学校借用这一学期的课本,在读完这一学期后,如果自己不想要这读过的旧书时,就把它无条件的还给学校,如果自己还想保留自己读过的课本,到下一学期开学后从家里带着一学期学费来到学校时,再付给学校上期全部课本学校购价的半数,也就是这些书本定价的四分之一。每学期所用的课本就是根据贷书制获得了这样优惠的待遇。北洋学生课本是如此,在大学四年中所用的绘图计算仪器,也都是如此,所不同的,就是向学校贷措的仪器不是每学期结帐,而是到毕业时一次总算。到毕业时,或者付四年前购买的半数,或者把不用的旧仪器,点还给学校。上这个学校的学生,除了自己的生活费和象征性学费外,就不再多用一个钱。所以这个学校是很适宜一般家境清贫学子求学的所在。

怀旧是每一个人所必有的心情,而北洋更有她值得怀念的地方。看到现在蓬勃的高等教育,更对这个最初创办的学校,感到特别的怀念。尤其是对于曾在这个学校,受过教育洗礼的人,为了纪念我国高等教育艰苦的发展,我们总想着社会上应保留着像这样的一座学校。

由于这所大学的创立,而为我国高等教育史写下其第一章。

(摘自《学府纪闻——国立北洋大学》第93页,本文有删节,作者魏传基)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